美国近期重症新闻报道摘选
发布时间:2020-04-30  阅读次数:118

新冠患者正死于呼吸机。这引发了一场关于如何将氧气注入受损肺部的争论 》

《Coronavirus patients aredying on ventilators. It's leading to a debate over the best way to get oxygen into their damaged lungs》

 

米莎·弗里德曼/盖蒂图片社

 

在一周多的时间里,迈蒙尼德斯医疗中心(Maimonides Medical Center)对如何治疗冠状病毒患者做出了意想不到的改变。

 

起初,布鲁克林医院(Brooklyn hospital)主张为病人使用呼吸机。现在它更多地依赖于高流量氧疗法(high-flow oxygen therapy),即通过鼻子将氧气输送到病人的肺部。

 

他们希望,通过让病人自主呼吸并延长他们的活动时间,医生将能够更多地打开病人的肺部。

 

迈蒙尼德斯的决定是医学界一场日益激烈的争论的中心,争论的焦点是如何最好地治疗感染COVID-19型病毒的重症病人——呼吸困难的病人。一些医生尽可能早地让病人使用呼吸机,以免病情恶化到不稳定的程度,从而带来更多的风险。也有人说,由于进行有创通气过程的会出现并发症和副作用,病人应该尽量远离呼吸机。

 

西奈山卫生系统的急诊医生特雷弗·普尔(Trevor Pour)博士告诉《Business Insider》记者:“我们开始将其视为knee-jerk intubation-ventilation过程,我们平时就是这样处理氧气含量极低的病人。”现在,他说, COVID-19的患者在吸氧较少的情况下似乎恢复得很好。

 

这场辩论有助于理解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(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,简称ARDS),这是一种液体在肺部积聚并阻止他们获得所需空气的症状。严重的COVID-19患者会产生这种血液中缺氧导致缺氧的情况。

 

虽然ARDS是一种常见的重症疾病,但COVID-19病毒只存在了几个月。这使得重症医生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治疗决定,而治疗方法也随着大流行而不断演变。

 

埃默里大学(EmoryUniversity)肺危重病护理教授、美国重症医学会(the Society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)当选主席格雷格•马丁(Greg Martin)博士对《商业内幕》杂志(Business Insider)表示,这是一个“没有足够临床证据的大环境”这才是真正的挑战。

 

文章来源:

https://www.businessinsider.com/ventilator-high-flow-oxygen-coronavirus-patients-ards-dying-2020-4

 

 

 

《在未知领域》

《In uncharted territory》

 

罗德岛医院(RhodeIsland Hospital)重症监护病房的医学主任,布朗大学(Brown University)的医学教授米切尔·利维(MitchellLevy)博士共同撰写了有关重症监护病房医生应如何护理重症COVID-19患者的指南。

 

该指南建议了临床医生应牢记一些基本知识,例如管理呼吸机,对液体保持保守,以及佩戴正确的防护装备等。

 

“通常情况下,指南是基于科学的,”他说。利维说:“我们正处于未知的领域。”

 

在西班牙巴达洛纳,一名医护人员在一间被改造成特护病房的图书馆里帮助一名COVID-19患者。美联社照片/费利佩达纳

 

 

 

《用于呼吸器治疗COVID-19患者所需的相应药物短缺令人担忧》

《Shortages of drugs used with coronavirus patientson ventilators feared》

 

随着马萨诸塞州可能出现的COVID-19患者激增,医疗专业人士开始担心,当病人被安置在呼吸器上时,他们所使用的药物供应有限。

 

麻省总医院首席药官克里斯·福捷(Fortier)说:“我们非常担心,我们每小时检查一次药物存量。” 如果病人需要机械通气,而我们有呼吸机,我们则需要相应的药物来帮助治疗这些病人。

 

随着越来越多的患者依赖呼吸机呼吸,在一些药物供应已经有限的情况下,让他们保持舒适和安全的药物需求也在增加。

 

福捷(Fortier)说,“当重症病人做插管、机械通气时,他们在我们眼中的情况非常危急。很明显,我们想让他们镇静下来。所以我们使用药物作为麻醉剂和镇静剂。

 

麻省总医院

 

桑德拉·凯恩-吉尔(Sandra Kane-Gill)美国重症医学会(Society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)一名成员“在过去一个月里,镇定剂的最低使用量增加了大约50%,镇定剂的使用量增加了大约70%。所以这确实导致了药品短缺。”她说道。

 

 

像沙丁胺醇、芬太尼、劳拉西泮和异丙酚等药物在全国的需求量很大。根据FDA药品短缺网站(FDA drug shortage website)的报道,一些药品已经被限制供应。

 

这些药物的许多原材料来自中国,有些是在印度制造的,这两个国家都受到这一流行病的影响。

 

如果供应链不放松,医疗专业人员打算依赖替代品,在现有产品之间切换。他们也从纽约这个美国的疫情中心吸取了一些经验。

 

凯恩-吉尔说,“来自这些特定国家的供应引起了一些担忧。举个例子,我们制造通用的药物所需的70%的活性成分确实来自中国。

 

“我不想拉响警报,说这些产品我们将完全用尽。幸运的是,这些药物有很多替代品……我们需要对这些药物加以保护”他说。“希望我们在疫情极速增长的曲线上,逐渐达到拐点,让其慢慢下降从而结束。这样的结果,不是仅六个月就可以达到的”

 

文章来源:

https://www.wcvb.com/article/shortages-of-drugs-used-with-coronavirus-patients-on-ventilators-feared/32099145#

 

SCCM联络方式:

热线电话:+86 (0)10 5664 1725

邮箱:china@sccmchina.org.cn

中文网站:www.sccmchina.org.cn